预防拐骗

作者:李丽梅 责任编辑:admin 2015年10月23日

预防拐骗

 

一、妇女在被拐卖过程中逃脱

【案例】

李某以帮助找工作为诱骗手段,将同村的两位女孩拐骗至山东某县准备出卖。被害人发现情况不对,趁夜间李某看管不严时跑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李某被抓获。

【案例分析】

李某的行为在定罪上不存在异议,构成拐卖妇女罪,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李某的行为是拐卖妇女既遂还是未遂?

拐卖妇女罪可以分为手段行为(即拐骗、绑架、收买),中间行为(即中转、接送)结果行为(即贩卖)三个行为阶段,《刑法》第二百四十条的规定:“拐卖妇女、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之一的。”无论犯罪分子实施了哪个阶段的行为都构成拐卖妇女罪。即只要是年满16周岁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人直接故意实施以出卖为目的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中转妇女、儿童的行为就构成拐卖妇女儿童罪。李某已经实施了手段行为(只要将被害人置于行为人的控制之下即手段行为既遂)。虽然由于被害人逃跑并及时报警,使出卖被害人的目的未能实现,但是李某的行为在法律上已经构成拐卖妇女罪既遂。

【维权办法】

妇女姐妹外出找工作时应当注意:

1.找工作应当到正规的中介机构,通过合法的途径,或通过信得过的亲戚、朋友介绍;不要盲目外出打工,不要轻信非法小报和随处张贴的招聘广告;如果确定要外出打工,最好结伴而行;不要轻信不熟悉的人以介绍工作、帮忙找住宿或代替你的亲友接站等理由,跟随其到陌生的地方;遇到汽车站、火车站及其他场所的拉客行为,应坚决拒绝;保管好自己的身份证、外出证明及其他重要文件,不要把原件随便给任何人,包括雇主。

2.万一被拐卖,应冷静采取多种途径积极自救。如在公共场合发现受骗,立即向人多的地方靠近,并大声呼救;如发现已被控制人身自由,保持镇静,设法了解买主或所处场所的真实地址(省、市、县、乡镇、村、组)及基本情况;向人贩子、买主及相关人员宣讲国家法律,告知严重后果,伺机外出求援或逃走;采取写小纸条等方式向周围人暗示你的处境,请求外人帮助,设法与外界取得联系;不要放弃,想方设法,寻找机会向公安机关报案,拨打电话、发送短信或通过网络等一切可与外界联系的方式尽快报警,说明你所在的地方、买主(雇主)姓名或联系电话。

3.如果在被拐卖的过程中受到了人身损害,有权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要求追究侵害人的刑事责任,同时向侵害人提出民事赔偿。

 

二、帮亲友买孩子

【案例】

方某的亲戚罗某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经检查是罗某的丈夫无法生育,罗某的丈夫因是两代单传,对自己无法传宗接代的事实十分苦恼,压力极大。方某知道罗某夫妇很想买一个男孩,为了帮助这对饱受痛苦的夫妻解决问题,方某辗转打听到有个外地人林某是“人贩子”,主动找到林某表示想买一个男婴,林某满口答应。后林某打电话给方某告诉她可以来看孩子,方某便领着罗某夫妇来到林某所在的旅店,罗某夫妻在旅店看了男婴后,与对方商谈完钱款并直接支付钱款后将男婴抱走,拐卖儿童的惯犯林某在准备离开旅店的时候被公安机关抓获。

【案例分析】

本案中林某和罗某无疑构成拐卖儿童罪和收买被拐卖儿童罪,本案争议的焦点是:方某的行为该如何认定?

拐卖儿童罪在认定上一方面要求犯罪嫌疑人主观上是故意的,另一方面,犯罪嫌疑人的故意行为是以出卖为目的。方某帮罗某买男婴,是已经明知自己的行为侵犯了受害者的人身权利,但仍决意实施,应当认定属于拐卖儿童的行为。但方某是在罗某表达想买男孩的意愿后,帮助罗某打听有无男婴要卖的,得知有人要卖男婴后便将此消息告知罗某。罗某夫妇付钱款、抱走男婴时虽然方某在交接现场,但其只是起到居中介绍的作用,以促成交易的实现,并未以此获利,因此与一般意义上的拐卖儿童罪的性质还不完全一致。

本案法庭最终对被告人方某认定拐卖儿童罪,在本罪法定最低刑期五年的基础上减轻了刑事处罚,判三年有期徒刑并适用了缓刑,理由如下:

1.根据法发[2010]7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二十二条规定:“明知他人系拐卖儿童的“人贩子”,仍然利用从事诊疗、福利救助等工作的便利或者了解被拐卖方情况的条件,居间介绍的,以拐卖儿童罪的共犯论处。”第二十三条规定:“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共犯,应当根据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地位、作用,参与拐卖的人数、次数,以及分赃数额等,准确区分主从犯。……对于仅提供被拐卖妇女、儿童信息或者相关证明文件,或者进行居间介绍,起辅助或者次要作用,没有获利或者获利较少的,一般可认定为从犯。”本案被告人方某仅起介绍作用,应认定为在整个共同犯罪中是从犯。《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法发[2010]7号《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第三十二条也作了同样的规定。本案方某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2.被告人系初犯,以前没有受过任何刑事或行政处罚,归案后认罪态度良好,悔罪意识强,此次介绍行为主要是基于传宗接代等封建思想的影响,主观上以帮助亲友而非以获利为目的,与其他为了巨额利益而触犯法律的拐卖儿童犯罪分子相比,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显然要小很多。

【维权办法】

现实生活中,有许多迫切地想要孩子却又一直没有生育的人,她们的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苦加之还有传宗接代的老观念作祟,使他们“盼孩心切”,急于改变这种状态的内心非常强烈。如果发生类似本案情况,妇女姐妹们:

1.不要通过“人贩子”去买孩子,因为这种方式触犯法律,很可能孩子没有得到,自己也走上了犯罪的不归路。实际上,随着现代医疗技术的迅猛发展,不育不孕症不再是不可医治的疾病,要多方寻求医治,就可能治愈疾病,获得做父母的机会。

2.可以通过正当途径比如去福利院办理正常手续领养孩子,这样既不触犯法律,也能够享受养育孩子的天伦之乐。

  

三、为逼债出卖债务人的女儿

【案例】

张某因赵某拖欠其1.5万元的劳动报酬,多次索要不成便骗走赵某14岁的女儿,以此迫使赵某付给他应得的报酬。张某给赵某写了一封恐吓信,要求赵某必须带1.5万元来领女儿,否则将他的女儿送给自己的亲戚当媳妇。赵某收到恐吓信后,立即找到张某要求领回女儿。因张某百般阻挠,坚持要赵某拿出钱来,赵某未能将女儿领回。此后,张某以1.2万元的价格将赵某的女儿卖给从外地来此打工的韩某(另案处理)。后来赵某再次找到张某索要女儿,张某仍然逼迫赵某拿出1.5万元。赵某无奈,遂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此时赵某的女儿已经被韩某带到外地。后经公安机关解救,才回到父母身边。

【案例分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张某为逼债拐骗债务人的女儿并将其卖给他人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何种罪名?

1.对自己与赵某之间的经济纠纷,张某不通过合法途径解决,却将赵某的未成年女儿骗作人质,逼迫赵某交出钱财。后因未达到预期目的,又将赵女卖给他人,致使被害人的身心受到摧残,其行为已经触犯刑法,应从严惩处。

2、《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拐卖人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第二百四十条规定:“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关于严惩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的犯罪分子的决定》(下称《决定》)根据当前拐卖人口主要是拐卖妇女、儿童,而且拐卖妇女、儿童比拐卖其他人口危害更加严重的情况,对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作了专门规定,这是对刑法有关拐卖人口罪的重要补充和修改。《决定》中所说的“儿童”,是指不满14岁的人。本案被拐卖人已满14岁,应当定为拐卖妇女罪。张某将赵某的女儿骗出作为人质索要被拖欠的工钱,此举的目的未能达到时,他又将被害人卖给了他人,这表明张某拐骗妇女的目的已由勒索钱财转化为出卖获利,其行为完全符合拐卖人口罪的主客观要件。在执法中,由于拐卖妇女、儿童会致使许多家庭骨肉分离、家破人亡,并由此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直接影响社会稳定,所以刑法中规定了拐卖妇女儿童罪,而且将其作为重罪,规定法定刑最低刑就是有期徒刑五年以上。

本案审理法院依照《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二百四十条和《决定》第一条第一款第(五)项的规定,判决被告人张某犯拐卖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维权办法】

现实生活中有许多上述案例的现象,拖欠借款,拖欠工程款不偿还,债权人要钱心切,放弃正当维权之路,采取要挟、恐吓、殴打甚至非法拘禁债务人的方式主张权利,他们认为这种方式名正言顺,无可厚非,是在积极“维权”。这种错误的观念和思想,使他们原本是受害者,却因为选择了违法的维权之路,变成了害人者。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

1.可以通过正当途径去维权,如与当事人进行沟通协调,请第三方介入调解。

2.调解不成的,可以通过仲裁、诉讼等手段依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千万不可用违法犯罪的手段去维权,到头来,不但合法权利无法保障,还会陷入犯罪的泥沼,法律虽然会考虑犯罪的原因,但绝不会因此姑息犯罪。

 

四、出卖亲生子女

【案例】

韩某,17岁,因与他人同居产下一子,刚出了月子没多久,同居人离家出走杳无音讯。韩某无力独自抚养孩子,遂决定以2万元的价格将孩子卖到外地。韩某回家后被公安机关抓获。

【案例分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韩某的行为构成的是遗弃罪还是拐卖儿童罪?

所谓遗弃罪是指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具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的行为。在刑法理论中,遗弃罪属于妨害婚姻家庭权利的犯罪。所谓拐卖儿童罪,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或者中转儿童,以及出卖为目的,偷盗婴幼儿的行为。该罪侵犯的是儿童的人身自由权利,表现为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或者中转儿童以及偷盗婴幼儿用以出卖的行为,而且只要有以上几种行为之一,就构成本罪。另外,遗弃罪的表现形式为消极的不作为,即对没有独立生活能力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家庭成员,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的行为,与拐卖儿童罪的积极的作为有本质的区别。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司法部、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关于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有关问题的通知》第四部分规定:“出卖亲生子女的,由公安机关依法没收非法所得,并处以罚款;以营利为目的,出卖不满十四周岁子女,情节恶劣的,……应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并没有排除出卖亲生子女的情况。

因此,本案韩某将亲生子女卖与他人的行为是拐卖儿童罪的行为。

【维权办法】

现实生活中的确有一些人抱着游戏人生,不负责任的生活态度,给社会带来了很多问题。随便与他人同居,生下孩子却不负为人父母的责任,这种生活态度应当受到社会的谴责。如果随意生下孩子不但不进行抚养,还要将其卖掉,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民事问题,而是刑事犯罪。孩子一旦出生,其就具备法律上的人格,应当享有法律上赋予其所有的权利,包括在成年之前,向父母要求支付抚养费,而作为父母在任何时候不但无权出卖自己的子女,反而还要全面充分的履行抚养教育子女的义务。本案韩某可以:

1.寻求社会和有关部门的帮助找到孩子的亲生父亲,并可以选择运用法律武器,通过诉讼的方式要求对方履行法定的抚养义务。

2.如实在无力抚养孩子,可以向民政部门提出申请,按照收养法的规定给孩子办理相关送养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