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72行】医者父母心

作者:黑河妇联 责任编辑:admin 2017年06月08日

黑河是一个冬天和夏天特别分明的城市,要么穿着短袖嫌热,要么穿着棉袄喊冷,昨天还仿佛是秋老虎的烈日炎炎,今天就已经雪花纷飞,气温就好像坐上高速电梯,直线降到零下,让人来不及翻出冬装,就与感冒亲密接触,尤其是小孩子,动辄传染一大片,于是每到这个季节,医院的儿科病房都会人满为患。
    黑河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病房里人多,并不全是患者,往往一个孩子生病,全家都来陪护。孩子一哭,大人就乱了阵脚,特别是打针的时候,孩子不配合,家长急得满头大汗,恨不能替子女病上一场。有时候孩子不见好转,个别焦急的家长就对医生大吼大叫,或者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方子,要求医生换药,吵吵闹闹的事情并不罕见。
儿科医生未必是医术最高超的,但一定是最有耐心的;儿科护士毋庸置疑,都是技术最过硬的,能给婴儿扎头皮针,能在孩子的哭泣和家长的注视下顺利扎针,没有一手绝活肯定不行,所以几乎每一个儿科护士都会被冠以“张一针”、“王一针”、“李一针”之类的名号。在儿科工作几乎都会得胃病,他们吃快餐成为习惯,吃冷饭成为习惯,吃不上饭也成为习惯;他们加班是常态,按时下班才会觉得不正常;他们的夜班很少能休息,患儿稍有不舒服,家长就会急火火地按响呼叫器,这一夜要在办公室和病房之间跑多少个来回,早已无法计算。在医院里,女人和男人一样,都要值夜班,因为她们是不仅仅是女人,更是医生和护士,那一袭白衣,就是责任和使命,就是人间大爱。


医生办公室里挂满了锦旗,李主任说这仅仅是一小部分,还有更多的锦旗没有地方挂,每次看到这些锦旗的时候,疲惫就少了,压力就大了。
还没有到交接班的时间,两个护士挂出了一块白板,上面写着关于肺炎的治疗和护理。最近气温骤降,流感肆虐,得肺炎的孩子特别多,这些内容正是家长们需要的。 


每天早晨都有例行早会,这是很严肃的交接,就像战士在换防阵地,儿科李主任说:任何行业都可以出现失误,但医生绝对不可以。


他就是黑河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李宗峰,在生活中是个很幽默的男人,在工作岗位上是个很严肃的医生。


此时在门诊这边排队挂号的患者已经很多了,这是医院的常态。


她叫王琇,今年已经63岁了,小城里的儿科名医,退休后被返聘回医院,花甲之年仍然为孩子们的健康起早贪晚。


医生菅起超已经工作四年了,她的丈夫在二热工作,这个季节他们都得值夜班,家里经常唱空城计,有时候她很羡慕丈夫,至少夏天不必这么慢,而医生一年四季都是如此,没有双休日,也没有节假日。


李主任带着医生查房,这是每天必有的环节,每个患者的病情,医生们都了如指掌。我问他们每天都面对这么多病人,会不会心理变得灰暗。李主任说不会,因为他们不仅见到病人,更能见他们一天一天病情缓解,直至痊愈。


这个小美女叫张也,刚刚从医学院毕业,还处在轮科阶段,刚刚从消化科来到儿科,很认真地跟在老医生的后面,验证着书本上的知识。中午时,她的男朋友打来电话,相约一起吃饭,但是患者太多,她又一次拒绝了,身为医生,有时候是要放弃很多东西的,比如花前月下,比如你侬我侬。


十个月以前,这个小孩子早产,出生的时候只有三斤多一点,在保温箱里度过了最初的日子,经过儿科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料,小孩子顺利出院,今天是回来例行检查,现在他的各项指标已经与普通孩子毫无差异了。


护士单晶,扎针的高手,每天都要给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孩子静脉注射,这种头皮针早就习以为常,一针搞定,无需重来,因为她知道,这针扎在孩子的身上,也扎在家长的心上。


护士郭敏,已经在儿科工作13年了,不仅要做常规的护理,而且负责办理入院、出院结账、取药之类的工作,总能看见她不停奔波的身影。她说这13年来,自己无愧于职业,只是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孩子。


每个患儿都会跟着好几个家长,小孩子不愿意老老实实躺在病房,于是走廊里总会聚集着很多人。


医院的管理非常严格,仅仅一上午就来了三拨人检查,这组是来检查病例的,填写不能有任何疏漏,因为这里是医院,每一个微笑的细节都意义重大。


这个小胖子年仅六岁,体重却有九十斤,力气特别大,对打针非常抗拒,这对护士来说绝对是一种考验,单晶和王晶莹,两个护士中的顶级高手,在五个家长共同努力下才完成扎针。


中午交班的时间到了,单晶躲到卫生间里给丈夫打电话,她的丈夫在二院工作,是个医生,今天两周岁的女儿也感冒了,发着高烧,早晨堵在门口不让妈妈上班,可怜的样子让年轻母亲感到心碎,但她不能留在家里,因为她是护士。


单晶刚刚放下电话,丈夫就抱着孩子出现在面前,他们是来接单晶下班的。


单晶抱着女儿,笑容里带着很深的愧疚。


午饭时间到了,医生们还在加班,外卖早就送到了,放在暖气上保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时间吃。


她叫徐宏斌,今年51周岁,在儿科工作整整30年了,始终在临床一线,是值夜班医生中年龄最大的,在其他科室,四十多岁就不再安排夜班了,但儿科工作太忙,人手又不足,徐大夫仍然在坚持,因为她是儿科医生,因为还有那么多生病的孩子。


医生刘淑艳,参加工作21年,古稀之年的老母亲刚刚做完脑出血手术,她却不能回家照顾,不管有多么归心似箭,还是同一个理由,因为她是儿科医生,因为还有那么多生病的孩子。


每个医生,都有这样厚厚一叠病例,每个医生,都要关注着这么多患者,直到他们痊愈出院。


中午护士下班,只有一个值班护士,呼叫器一响,她就必须立刻赶到相应病房。


值中班的护士名叫倪前文,她就像脚踩风火轮一样,来去如风,我只能拍到她的背影。


病房里患有大叶肺炎的小患者很多,倪前文不仅要给他们换药拔针,而且要做雾化,忙得不可开交,整整两个多小时,非但没有坐下一分钟,就连站着休息一分钟都不曾有过,更不要提吃饭了。


下午,护士郭敏去药房取药,每一样都得认真核对。


满满一大车药品,每天如此,她早已习惯。


由于医院在盖楼,楼内的通道被封死了,只能从户外绕行,门口有一个斜坡,必须倒退着下去,否则跟着拉不住沉重的药品。


这是单晶自费给女儿买的药,女儿病了,却不能在身边照顾,这是每个医护人员都曾遇到的事情,也是他们最大的无奈。


忙碌的一天过去了,小护士们下班了,只留下王晶莹,等待着夜班护士来交接,这一个多小时就和中午类似,需要一个人撑住。


王晶莹在填写今天的记录,一会儿要交给夜班护士,此时医生那边也在做着相似的事情,病房就是一块阵地,医生和护士一班接一班,就像战士们轮番守卫着国土,都是最神圣的使命。


在医生办公室的墙上,写着这样一行字:为儿童服务就是幸福。白衣天使,所传递的是人间大爱。有一句话说得不错:医者父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