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72行】问渠那得清如许

作者:黑河妇联 责任编辑:admin 2017年06月14日

黑河饮用水是否安全?水源水过滤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收费员的工作到底如何艰辛?水表在二十多年时间里又经历了怎样的变迁?请跟随我的镜头走近黑河自来水公司的姐妹,感受她们的甘苦人生。
    我们每个人大概都曾在清晨被收水费的敲门声惊醒,当我们揉着惺忪睡眼抱怨惊扰了好梦的时候,很少去想那些收费员起得更早,走在十冬腊月的寒风中,走在漆黑一片的楼道里;我们也很少去想,为了让老百姓拧开水龙头就有安全的饮用水,在城市边缘,有这样一群人二十四小时坚守岗位,实时监控,片刻不敢疏忽。黑河市自来水公司承担城区14万户居民供水任务,责任重于泰山,目前黑河的水质稳居全国前列,水质检测能力位居全省名列前茅。
    古诗里说“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黑龙江水固然清澈,但我们所饮用的自来水哪里仅是源头引来那么简单,是政府的巨资投入、是企业的不懈努力、是一代又一代自来水人辛勤汗水,才换来了我们达标的洁净水。


    凌晨六点半,收费员王敏就开始工作了,她的管片有1800余户居民,其中包括一些老式筒子楼,漆黑的走廊里只有微弱的灯光。


这是筒子楼的公用厨房,现在这样的环境越来越少了。


王敏说一般人家平时没有人,只有早中晚三个时间去收费,如果周末赶上风雨交加,是收费员最喜欢的天气,因为这种时候人们很少外出。


王敏连续敲了几户人家,都是铁门紧闭,她说一个早晨运气好可以收五十几户,运气不好只能收到两三户,有时候从一楼跑到六楼,一户在家的都没有。


终于敲开了一户人家,户主可能是被惊扰了清晨的好梦,态度并不友好,把王敏拦在门外,几分钟以后才穿好衣服,允许王敏进屋查表。


绝大多数居民还是能够理解收费员的辛苦,这家是新婚夫妻,红喜字还贴在门上,很配合地交了水费。


新建的小区都采用这种安装在楼道里的水表,免除了收费员入户查表的麻烦,工作会轻松很多,可惜老城区水表系统改造是个浩大工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王悦,今年24岁,刚刚进入自来水公司一个多月,收水费对年轻人而言是个不小的磨炼。


这是一栋办公楼改建的公寓,楼道里漆黑一团,而且堆放着很多杂物,王悦在工作第一天就撞伤了手臂,小姑娘很能吃苦,咬牙坚持了下来。


尽管天已经亮了,但在没有灯的楼道里仍然看不到尽头,王悦尽管已经来过几次,但穿过楼道的时候仍然战战兢兢,收费结束就会一路小跑冲出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今天能够收齐水费,两个月之内就不用再来这里了。


王悦又来到另一个小区,单元门上贴着收取维修费用的通知,是自来水公司半个月前张贴的,但现在却仍未收齐。


一鼓作气爬上顶楼,男主人却说妻子不在家,自己没有零钱。王悦说整钱也可以,能够找零。男主人有些羞恼,说整钱也没有,然后就关上了房门。


水表往往安装在角落里,王悦仅仅一个多月时间就习惯了蹲着、跪着、趴着各种姿势查表。


在黑河还有一些老式的烧火楼,住户以老年人居多。


老年人用水特别节省,水费并不高。


忙碌了一个早晨,王悦在附近的早餐店用餐,她恳请我不要发这张照片,严重影响形象,而且暴露女人饭量是不道德的行为,我却觉得这是最真实的一张,这个早晨我跟随她爬了数不清的楼梯,累得腰酸腿疼,真正感受到了饥饿的滋味,我仅仅是一天而已,而她却天天如此。


到了上班时间,来到黑河市自来水公司,交水费就要来这里,不过在黑河主要是收费员上门收取,所以收费大厅的人并不多。


她叫刘春月,是营业部主任,1985年进入自来水公司,在收费员岗位上工作了二十多年,因为经验丰富,退休后又被返聘回单位,见证了黑河自来水的发展历程。从走进办公室开始,她就不停地接听电话,解答各种问题。


她是大厅收费员姚丽梅,从收费大厅建成那天开始,就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对每一个顾客,她都笑容灿烂,毕竟是服务窗口单位,这是必须有的职业态度。


王悦回到公司交账,今天的收费工作并不理想,一半以上的住户都不在家。


交账以后,王悦又踏上了收费之路,公共自行车很快就要收起来了,冬天走遍辖区内的小区将更加辛苦。


连续四个月无法与住户取得联系,按照规定是要贴催缴单的。在城市西部,还有很多类似的平房,门前的小路很泥泞,冬天又特别滑,不知道户主什么时候才能看见这张催缴单。


快到中午的时候,来到水表检定站,库管员于俊萍正在整理水表。


随着技术革新,水表也在不断升级换代,看一看您正在使用的哪一款?


为了防止用户私自改装水表,每一块水表安装以后都要打上铅封,是坚决禁止毁坏的。


公司统一配送的午餐,荤素搭配,营养均衡。


下午来到水厂,这里是生产自来水的地方,源水取自几公里以外的黑龙江黑河段上游,与俄罗斯的布拉格维申斯克市的饮用水是相同的水源地,经过很复杂的净化处理才输送到千家万户。她叫绪艳丽,已经在这里工作整整十年了,水质检测是每天必须做的工作。


她叫高磊,研究生毕业,她正在检测出厂水的浑浊度,按照国家标准,浑浊度低于1NTU就符合要求的,黑河的水质污浊度只有0.2NTU,远远优于国家标准。


她是厂长王鑫宇,生于1986年,负责水质净化全面工作,这些年来,加班加点是工作常态,尤其是春季源水水质不好的时候,为保障安全供水,她有时连续一周不能回家坚守在一线净水岗位,更没有什么逢年过节的概念,一年365天,她和她同事们都是如此。


左边的是源水,右边的是通过净水工艺过滤处理之后的水,视觉效果特别明显。


在王厂长的引导下参观了水厂,自从2012年由政府投入资金改造了净水工艺,黑河饮用水质大幅度提升,就检验能力而言,目前黑河在省内仅次于哈尔滨和大庆,位居第三。


水就是要经过如此复杂的层层净化,这些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每一滴从水厂流出的水都是合格的,但在传输过程中,由于管网老化可能有的管网水会出现二次污染情况,为了避免污染影响水质,出厂水的消毒剂余量务必要满足国家标准要求,余氯大于等于0.3mg/L保证管网持续杀菌消毒,所以饮用时为了消除氯味市民还是应该烧开后饮用,白开水是世界上最好的饮料。


水厂清水库可以蓄水8000吨,而城区耗水量每天在25000至30000吨,所以我们每天饮用的都是新鲜水,不可能有所谓的库存。


离开之前,我为王厂长和她的同事们拍了一张合影,因为迎着阳光她们都是眯着眼,换一个方式去说,之所以她们眯着眼,是因为她们始终迎着阳光。不必问渠那得清如许,问问她们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