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72行】枪火玫瑰

作者:黑河妇联 责任编辑:admin 2017年07月07日

《司马法》中有这样的句子: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
    中国自古以来并不是一个好战的国家,每一次战争的愿景并不是开疆拓土,而是以战止战。战争是政治的极端化延续,赢得一场战争需要诸多因素,武器装备是重要原因之一,单凭一腔热血即使付出惨重的代价也难以赢得胜利,所以当初义和团的大刀长矛在洋枪洋炮下是那样不堪一击。在一个民族的百年屈辱中,思想落后、制度落后、经济落后、军事落后,我们一路被动挨打,一家几易其手的兵工厂承载着军事强国的梦想,历经了太多沉浮起落。它有过辉煌,有过落寞,如今早已破产倒闭多年,然而人们还能牢牢记住那个响彻云霄的名字——庆华。
    2012年9月,庆华军工遗址博物馆在北安庆华厂原址落成,这是全国第一家以枪械为主题建设的博物馆,保留了原“六二六”兵工厂的历史遗存,纪录了新中国成立初期,老一辈兵工人艰苦创业为我国国防事业和社会主义公共安全做出的巨大贡献。博物馆里的讲解员以女性居多,在常人看来,女孩喜欢洋娃娃胜过喜欢武器,然而土生土长的北安人,上溯几代肯定会与庆华厂牵扯上一些渊源。庆华厂鼎盛时期职工和家属六万余人,厂区占了半个北安城,家有亲属在厂里上班,那是一种非常大的荣耀,可以说“庆华厂”三个字曾是北安的魂魄。稍有兵器常识的人都知道,在军警制式装备中,以波波沙冲锋枪为基础的“50式”冲锋枪叱咤朝鲜战场;以AK47为基础的“56式”冲锋枪纵横越南丛林,“54”式手枪曾是人民警察标配武器,在庆华厂的档案里有一个惊人的数字,累计生产各类枪械9006116支,正是这九百余万支枪保障了国家的安全,捍卫了民族的尊严。


进入博物馆,首先映入眼帘的庆华厂辉煌时代的几款名枪,还有一个惊人的数字,累计生产各类枪械9006116支。


例行早会,馆长张丽娜像每天一样部署工作,讲解枪支的女人,即使不是军人,也必须有军人风范。


讲解员仇石最大的优势就是具有极强的亲和力,特别适合给孩子们讲解,仇石是个才女,曾以一篇《共和国枪械生产的摇篮》发表在《奋斗》杂志上,引起强烈反响。


小朋友对各种枪支特别感兴趣,影视剧和电脑游戏中都曾见过,今天见到实物非常兴奋。


透过军工厂的沿革,掀开了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


当年,铁路直通工厂,枪支就从这里装车,运往军营,运往前线。


庆华厂辉煌的时候,厂区面积占据半个北安城,如今还能够找到很多当年的痕迹。


当年庆华厂涌现出很多先进模范人物,博物馆里收藏了一部分原件。


陈美彤的外公曾是庆华厂元老,很多亲属都是厂里职工,虽然她没有亲历庆华厂的辉煌,但很多故事都耳熟能详,对那些冷冰冰的枪械也非常了解,她讲解庆华厂的历史,很自然会投入更多的感情,因为这里是亲人们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施羽珊2015年刚刚加入这个团队,但进步很快,在《北国枪械·塞北延安》黑龙江省巡回展中表现得特别出色。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朱德总司令亲临工厂视察,当时工厂仿制前苏联PPSH-41波波沙式冲锋枪生产的“50式”冲锋枪在朝鲜战场大展神威。


博物馆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国防教育基地,社会各界游客络绎不绝,忙碌的时候从早到晚一个团接一个团讲解,吕妍旭曾经一天讲解了九次,平均每次讲解约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从上班到下班,几乎没有休息时间。


栾洪玉是建馆后的第一批讲解员,听说庆华军工博物馆开馆,毅然放弃了哈尔滨的工作,回到家乡从零开始。现在她的宝宝刚刚两周岁,不能更多照顾孩子,是她最大的遗憾。


许琦今年刚刚20岁,典型的95后女生,据说是射击类游戏的高手。因为喜欢枪械,所以愿意钻研,在今年全国旅游红色故事大赛中,她一举夺得黑龙江赛区一等奖。


马先生是庆华厂的老员工,如今年近六旬,今天回到博物馆故地重游,因为博物馆是在厂区原址兴建的,尽量保留了原貌,所以马先生能回忆起很多过去的事情。


马先生当年负责枪支组装,这里的很多武器都是他亲手装配的。


走在车间旧址,马先生说仿佛眼前就是当年加班加点赶制枪械的场面,机器的噪音犹在耳畔,这里对别人而言是一家工厂,而对他和他的同事们来说,就是一辈子。


时隔多年,马先生仍然能记得某个车间的位置,他说不管过了多久,庆华厂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刻在记忆了,不会褪色。


投影上播放着庆华厂一代又一代优秀职工,马先生站在幕布前久久不语,那些熟悉的面孔,已经很多年不曾见到了。


仇石向马先生展示庆华厂的经典之作“56式”冲锋枪,马先生轻轻抚摸着这支枪,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


博物馆建馆的时候,马先生亲手拆掉了这些展品里的重要零件,又在关键部位做了处置,除了用于展示,这里的枪支已经没有杀伤力了。我很难想象马先生当年做这件事时的心情,马先生也不愿回忆。


在博物馆的一个展厅,挂满了庆华厂曾经获得的荣誉。


各种奖杯和证书,那是已经渐行渐远的辉煌,马先生说:造枪是为了战争,战争是为了和平,和平才是最重要的。


站在楼上,俯瞰静悄悄的车间,我似乎也看到了当年的人来人往,听到了当年的机器轰鸣。


送走最后一批游客,天色渐晚,陈美彤指导大家进行形体训练,这是每天的必修课。


每个动作必须到位,面对一个游客和一群游客是一样的,都不能懈怠。


张丽娜和她的讲解员团队,一群女人讲述枪支和战争的故事,讲述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庆华厂已经成为历史,但在国难当头勇挑重担,在战争背后无悔奉献的庆华精神必将永存。